标签归档:“双控”限电潮来袭

国家发改委:电价“能跌能涨” 电力供应更有保障

  今年以来,全球能源行业出现新的变化,国际市场能源价格持续走高,部分国家电力价格大幅上涨;国内煤炭、电力供需持续偏紧,一些地方出现限电限产。今冬明春电力和煤炭供应保障问题引发社会关切。

  10月1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加快推进电价市场化改革,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电价的机制,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

  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介绍,201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将实施多年的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各地燃煤发电通过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由市场形成价格,有力推动了电力市场化进程。

  万劲松表示,此次改革有四项重要内容:一是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燃煤发电电量原则上全部进入电力市场,通过市场交易在“基准价+上下浮动”范围内形成上网电价;二是扩大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三是推动工商业用户都进入市场;四是保持居民、农业用电价格稳定。

  在万劲松看来,此次改革在“放开两头”,即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用户侧销售电价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标志着电力市场化改革又迈出重要一步。

  “我国燃煤发电电量占比高,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在发电侧上网电价形成中发挥着‘锚’的作用。”万劲松说,目前,我国已有约70%的燃煤发电电量通过参与电力市场形成上网电价。此次改革明确推动燃煤发电电量全部进入电力市场,将进一步带动其他类别电源发电电量进入市场,为全面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奠定基础。

  “这次改革,核心是真正建立起‘能跌能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万劲松说,从当前看,改革有利于进一步理顺“煤电”关系,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从长远看,将加快推动电力中长期交易、现货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建设发展,促【天辰注册登录】进电力行业高质量发展,支撑新型电力系统建设,服务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并将对加快推动发用电计划改革、售电侧体制改革等电力体制其他改革发挥重要作用。

  电价灵活反映供需形势和成本变化

  近期,一些煤电企业反映经营困难。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一级巡视员彭绍宗回应称,近期煤炭价格明显上涨后,一些地方电力市场的燃煤发电交易电价已实现上浮,对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发挥了积极作用。

  《通知》提出,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现行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彭绍宗认为,此次改革有利于更好发挥市场机制作用,让电价更灵活反映电力供需形势和成本变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激励企业增加电力供应,改善电力供求状况,更好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

  万劲松表示,高耗能行业无序发展,会增加电力保供压力,不利于绿色低碳转型发展。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有利于引导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多上浮一些,这样可以更加充分地传导发电成本上升压力,抑制不合理的电力消费,改善电力供求状况,也有利于促进高耗能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其他工商业用户,单位产品生产用电少,用电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总体较低,市场交易电价出现一定上浮,企业用电成本会有所增加,但总体有限。”彭绍宗说。

  彭绍宗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考虑到不同用户的情况,还作了针对性安排。要求各地根据情况有序推动工【天辰代理开户】商业用户进入市场,并建立电网企业代理购电机制,确保平稳实施。鼓励地方通过采取阶段性补贴等措施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实行优惠。继续落实好已经出台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中小微企业融资、制造业投资等一系列惠企纾困措施。

  居民、农业用电电价水平保持不变

  《通知》明确,居民(含执行居民电价的学校、社会福利机构、社区服务中心等公益性事业用户)、农业用电由电网企业保障供应,执行现行目录销售电价政策。各地要优先将低价电源用于保障居民、农业用电。

  彭绍宗分析,此次改革对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没有直接影响。如果市场交易电价上浮,会在一定程度推高企业特别是上游生产企业用电成本,对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有一定推升作用,但改革措施有利于改善电力供求状况,更好保障企业用电需求,促进企业平稳生产、增加市场供给,从总体上有利于物价稳定。整体来看,此次改革对物价水平影响是有限的。

  “改革实施后,居民、农业用户将和以往一样购电用电,方式没有改变,电价水平也保持不变。”万劲松说。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进入专题:“双控”限电潮来袭

国家发改委:电价“能跌能涨” 电力供应更有保障

  今年以来,全球能源行业出现新的变化,国际市场能源价格持续走高,部分国家电力价格大幅上涨;国内【天辰平台登录】煤炭、电力供需持续偏紧,一些地方出现限电限产。今冬明春电力和煤炭供应保障问题引发社会关切。

  10月1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加快推进电价市场化改革,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电价的机制,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

  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介绍,201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将实施多年的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各地燃煤发电通过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由市场形成价格,有力推动了电力市场化进程。

  万劲松表示,此次改革有四项重要内容:一是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燃煤发电电量原则上全部进入电力市场,通过市场交易在“基准价+上下浮动”范围内形成上网电价;二是扩大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三是推动工商业用户都进入市场;四是保持居民、农业用电价格稳定。

  在万劲松看来,此次改革在“放开两头”,即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用户侧销售电价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标志着电力市场化改革又迈出重要一步。

  “我国燃煤发电电量占比高,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在发电侧上网电价形成中发挥着‘锚’的作用。”万劲松说,目前,我国已有约70%的燃煤发电电量通过参与电力市场形成上网电价。此次改革明确推动燃煤发电电量全部进入电力市场,将进一步带动其他类别电源发电电量进入市场,为全面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奠定基础。

  “这次改革,核心是真正建立起‘能跌能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万劲松说,从当前看,改革有利于进一步理顺“煤电”关系,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从长远看,将加快推动电力中长期交易、现货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建设发展,促进电力行业高质量发展,支撑新型电力系统建设,服务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并将对加快推动发用电计划改革、售电侧体制改革等电力体制其他改革发挥重要作用。

  电价灵活反映供需形势和成本变化

  近期,一些煤电企业反映经营困难。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一级巡视员彭绍宗回应称,近期煤炭价格明显上涨后,一些地方电力市场的燃煤发电交易电价已实现上浮,对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发挥了积极作用。

  《通知》提出,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现行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彭绍宗认为,此次改革有利于更好发挥市场机制作用,让电价更灵活反映电力供需形势和成本变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激励企业增加电力供应,改善电力供求状况,更好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

  万劲松表示,高耗能行业无序发展,会增加电力保供【天辰注册开户】压力,不利于绿色低碳转型发展。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有利于引导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多上浮一些,这样可以更加充分地传导发电成本上升压力,抑制不合理的电力消费,改善电力供求状况,也有利于促进高耗能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其他工商业用户,单位产品生产用电少,用电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总体较低,市场交易电价出现一定上浮,企业用电成本会有所增加,但总体有限。”彭绍宗说。

  彭绍宗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考虑到不同用户的情况,还作了针对性安排。要求各地根据情况有序推动工商业用户进入市场,并建立电网企业代理购电机制,确保平稳实施。鼓励地方通过采取阶段性补贴等措施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实行优惠。继续落实好已经出台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中小微企业融资、制造业投资等一系列惠企纾困措施。

  居民、农业用电电价水平保持不变

  《通知》明确,居民(含执行居民电价的学校、社会福利机构、社区服务中心等公益性事业用户)、农业用电由电网企业保障供应,执行现行目录销售电价政策。各地要优先将低价电源用于保障居民、农业用电。

  彭绍宗分析,此次改革对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没有直接影响。如果市场交易电价上浮,会在一定程度推高企业特别是上游生产企业用电成本,对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有一定推升作用,但改革措施有利于改善电力供求状况,更好保障企业用电需求,促进企业平稳生产、增加市场供给,从总体上有利于物价稳定。整体来看,此次改革对物价水平影响是有限的。

  “改革实施后,居民、农业用户将和以往一样购电用电,方式没有改变,电价水平也保持不变。”万劲松说。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进入专题:“双控”限电潮来袭

煤炭增产、电价调整,这个冬天会“暖”吗?

  新京报讯(记者 姜慧梓)寒冬将至,煤炭和电力供应却频现紧缺信号。虽然“一刀切”的拉闸限电已被叫停,但煤炭、电力整体供需偏紧的形势必须正视。近期,国家各层面各地方及相关部门和企业均对今冬明春的煤炭、电力供应作出表态,政策相继落地。

  10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今冬明春的煤炭、电力供应,作出六点安排,包括增产增供、电价调节、遏制“两高”盲目发展等。10月11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余兵率队调研国家能源集团,从上游供给侧入手,提出加快释放产能、加大煤炭供应。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进一步深化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从下游需求侧入手,通过调节电价进而调节市场需求,理顺“煤电”关系。

  同时,自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以来,作为能源“国家队”的多家央企和全国多省份均已表态,全力抓好今冬明春保供工作。

  今年以来,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大涨,国内电力、煤炭供需持续偏紧,多种因素导致近期一些地方出现拉闸限电,已经影响正常经济运行和居民生活。对此,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求,做好有序用电管理,纠正有的地方“一刀切”停产限产或“运动式”减碳,反对不作为、乱作为。

  企业用电成本有所增加,居民电价水平不变

  10月12日,一份被官方视为“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的文件发布。这份名为《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对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的相关部署加以落实。

  从我国电价改革的时间轴来看,2004年以来,我国逐步建立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及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到2019年,电价机制经历深化改革,煤电上网电价进入“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阶段;再到如今,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机制迎来进一步深化改革【天辰平台】。

  此次改革涉及4点核心变化,包括燃煤发电电量原则上全部进入市场,推动工商业用户全部进入市场,扩大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保持居民、农业用电价格稳定。

  4点措施继续遵循了我国电力体制改革“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总体要求。特别是在“放开两头”,即发电侧和用电侧方面,取得重要进展。

  在发电侧,改革将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也就是说,改革后,燃煤发电电量将全部进入市场,通过市场交易在“基准价+上下浮动”的范围内形成上网电价。据悉,目前我国有约70%的燃煤发电电量已经进入市场。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表示,由于我国燃煤发电占比高,燃煤发电电价有“锚”的作用,此举将进一步带动其他类别电源发电电量进入市场,为全面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奠定基础。

  在用电侧,改革将推动工商业用户全部进入市场,按照市场价格购电,此前执行的工商业目录销售电价将被取消。届时,目录销售电价将只保留居民、农业类别,居民、农业用电价格、方式保持不变。据了解,目前,我国有大约44%的工商业用电量已经进入市场。

  与此同时,此次改革还扩大了市场交易电价的上下浮动范围,由现行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其中,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彭绍宗表示,市场交易电价出现一定上浮,企业用电成本会有所增加,但总体有限。针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鼓励地方采取阶段性补贴,减轻这类企业的用电负担。同时,改革提出高耗能企业电价不受上浮20%的限制,意味着用电多、能耗高的企业就要多付费,也倒逼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记者注意到,“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分别不超过10%、15%”的定价标准是2019年确定的。国家发改委当时表示, “全国电力供需相对宽松、燃煤机组发电利用小时数低于正常水平。”

  时移世易,当前燃煤发电的供需形势与2019年时已有很大不同。万劲松表示,此次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核心是真正建立起了“能跌能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

  国家发改委同时表示,改革不会影响居民用电,改革后,居民、农业购电用电方式不变,电价水平不变。对企业来说,用电成本会有所提高,但总体有限。对整体物价水【天辰会员注册】平也影响有限。

  保供大省增产增供,内蒙古核增煤炭产能近亿吨

  电力的上游是煤炭生产与运输。近一段时间,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大幅上涨,国内煤炭需求超预期增长,助推煤炭价格走高。

  煤炭价格高企,而市场定价的煤价与“半计划、半市场”的电价之间尚不能形成有效疏导,一边是“煤价翻了1倍”,一边是“发一度电赔一毛钱”,亏本运行严重抑制了煤电企业的供给积极性。

  因此,除了从下游需求侧入手,通过调节电价来调节市场需求,理顺“煤电”关系,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对上游供给作出部署,要求推动具备增产潜力的煤矿尽快释放产能,加快已核准且基本建成的露天煤矿投产达产。交通运输部门要优先保障煤炭运输,确保生产的煤炭及时运到需要的地方。

  记者注意到,煤炭保供大省,如内蒙古、陕西、山西等近期均有政策落地。

  10月7日晚,网传一份名为《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关于加快释放部分煤矿产能的紧急通知》,10月9日的内蒙古日报确认了该通知的真实性。

  根据通知,内蒙古将核增72处煤矿的产能,即日起可临时按照拟核增后的产能组织生产。名单显示,72处煤矿主要集中在鄂尔多斯市,共建议新增产能9835万吨,在原有17845万吨/年的生产能力基础上增长55%。

  10月10日,鄂尔多斯市与黑龙江、吉林、辽宁、天津等18个省区市签订四季度煤炭保供合同,涉及保供量5364万吨。据悉,9月份以来,鄂尔多斯市累计补签四季度煤炭中长期合同突破1亿吨,截至目前,鄂尔多斯全市正常生产煤矿229座,日均产量超220万吨。

  同为煤炭保供大省,山西与内蒙古2020年原煤产量合计占全国的53.7%。9月29日,山西与14省区市签订了煤炭保供合同,涉及保供量5500万吨。山西省能源局局长姚少峰表示,承担保供任务的企业要不打折扣落实合同量,分解到月,合理安排发运、接卸,保证履约率。

  不过,山西近期遭遇的罕见强降雨或使煤炭保供面临不确定因素。据山西省应急管理厅消息,截至10月8日,全省已停产煤矿60座,部分煤矿运输线路严重受阻。多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降雨对煤炭开采的影响整体有限,但短期会对运输形成冲击。

  同样遭遇暴雨的煤炭保供大省还有陕西,目前,陕西官方并未发布煤矿停产消息,并对网传的“榆林地区煤矿停产停销”消息进行辟谣。截至10月11日,榆林市157处煤矿正常生产建设。

  根据陕西省发改委消息,该省已组织省内重点煤炭企业增产,并编制了国家下达陕西的保障湖南、湖北等14省份3900万吨煤炭保供任务分解表。

  除燃煤发电外,在此轮电力短缺中,水电、风电、天然气等发电量不积极,没能起到弥补缺口的作用。作为火电之外的第二大供电来源,今年前5个月,水电仅占全国总供电量的11.6%。对此,今日发布的电价改革通知中提出,进一步放开各类电源发电计划。

  能源“国家队”表态,多地要求确保群众温暖过冬

  寒冬将至,民生用能需求增加,多地多部门以及相关企业已经表态,坚守民生用能保供底线,坚决避免压限居民用能的情况发生。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民生用能占整个供应的比重不高。居民用电占全部用电的比重不到20%,民生用气占全部用气的比重不到50%,有能力、有条件给予全额保障。

  中央企业提供了全国近四分之一的煤炭产量。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日前主持召开能源保供工作专题会议,电网、发电、煤炭、石油石化等中央企业主要负责人参加。郝鹏强调,最大限度保障电力平衡,严格落实“限电不拉闸”要求,积极配合地方政府优化有序用电方案。

  作为能源“国家队”,国家电网、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华能、中国大唐、中国石油等多家大型能源、电网、煤炭、油气企业近日紧急召开专题会议,再部署今冬明春电力、热力保供工作。国家电网表示,将通过强化电网安全管控、科学合理余缺调剂、加强设备运行维护等多种方式,确保群众温暖度冬。

  电力短缺严重且冬季异常寒冷的东北地区受到更多关注。近日,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向东北地区倾斜资源,全力保障东北能源运行平稳。

  记者注意到,9月27日至28日,东北三省政府“一把手”均对保障民生用能提出要求。

  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胡昌升指出,优化完善有序用电方案,优先保障疫情防控、居民生活、关键公共设施、重点企业用电需求,特别是要全力保障基本民生用电需求,确保冬季居民住上暖屋子。

  吉林省委副书记、省长韩俊表示,必须把煤炭保供和电力稳供作为当前各级党委政府的重大任务,千方百计保供电、保供暖、保民生、保生产,决不能因缺煤缺电影响群众正常生产生活、影响吉林振兴发展大局。坚决防止对城乡群众生活用电和基本民生基本公共服务用电拉闸限电,确保重点工业企业用电。

  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刘宁要求,按照优先级安排企业避峰让电,有序压减高耗能企业用电,确保重点工商业企业用电。切实保障群众生活、城市运行和基本公共服务用电,全力谋划供暖期电煤供应,决不能因缺煤缺电影响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确保全省人民群众温暖过冬。

  至此,这场自9月下旬开始,从华东、华南一路北上至华北、东北的“电力供需紧张潮”已经席卷20余地,严峻程度为近年之最。

  早在今年4月,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就指出,针对电力供需形势的新变化、新特点,国家能源局已经深入研究完善电力供需平衡预警机制,加强对全国各地今年和未来三年的电力供需形势预测预警,合理安排电源建设,提前做好应急预案,确保有关重点地区迎峰度夏、度冬期间电力平稳有序供应。

  可见,全国范围内的大面积电力短缺并非一日之故。破解疫情后经济快速恢复、用电负荷攀升、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等多重背景下的供需失衡仍需时间。

  见习编辑 刘茜贤 

  微博网友热议

点击进入专题:“双控”限电潮来袭

“电荒”求解:避免运动式减碳 谋划煤价和电价联动

  9月下旬以来,不少地区开始限电停产,部分地区甚至拉闸限电,直接影响民生。始于部分地区特定行业的限电,为何会传导至国内其他地区,原因何在?下一步,又该如何解决目前的“电荒”问题?

  在此次讨论限电停产的原因中,能耗双控被多次提及。能耗双控本是一个执行了多年的老政策,指的是“单位GDP能耗”和“能源消费总量”两项约束性指标,旨在对地方政府在节能减排事项进行考核,在规定时间内必须完成。然而,上半年,由于疫后中国经济复苏,加之出口延续了去年以来的良好势头,部分地区并未能及时完成能耗双控任务。

  8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在能耗强度降低方面,全国有9个省(区)上半年能耗强度不降反升,为一级预警;在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方面,全国有8个省(区)为一级预警。此后,各地相继出台严格的限电限产举措,包括严格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增速,关停部分高耗能产业,加强对化工、钢铁、有色金属、非金属建材等行业进行限产。          

  缘何限电停产?

  这是否意味着,始于9月份大范围的限电停产主要因素是“能耗双控”?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澎湃新闻表示:“起初大家认为限电的原因是能耗双控,但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这个因素。” 

  在他看来,限电停产不能仅仅归因于能耗双控,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从辽宁等东北地区开始,限电范围扩大至居民用电,但是目前在中国的用电需求中,居民用电只占15%,工业用电占70%,“如果仅仅是地方政府为了完全能耗双控目标,这很难解释辽宁等东北地区为何限居民用电。”他说,其次,目前限电范围开始往全国蔓延,显然这是供需两端都出问题了。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拉闸限电的主要因素是结构性失调。在需求侧,疫后经济复苏,海外订单超预期增长,我国制造业等第二产业产能迅速【天辰平台】扩张,国内用电量罕见地持续两位数增长,致使电力和煤炭需求居高不下;在供给侧,国内煤炭供给受到较大影响,同时海外进口也未相应更多增加,造成煤炭价格显著上涨,这抑制了火电发电的电煤供给。 

  关于缘何限电停产,林伯强认为,在供给侧,目前中国以火电发电为主,但是近年来,煤价持续走高,电厂发电成本高企。“目前情况下,电厂发电是亏本的,影响了煤电厂发电。”他说。 

  在需求侧,他介绍,1-8月,中国全社会用电量为5.5亿千万时,同比增长13.8%。中国用电总量中,工业用电达到了70%,而工业用电中高耗能产业,占比达到40%~45%。这种用能结构,加之今年出口很好,很多高耗能行业增加产能,这大大增加了用电需求。 

  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认为,因为中国很大,各地区的资源禀赋,气候条件存在较大差异,因此各地拉闸限电的因素各异。“‌‌一些地区‘能耗双控’是‌‌缺电的主要原因。”他说,‌‌尤其最近一段时间,这些地区的经济势头很好,把排放指标都用完了,‌‌必须控制能耗,这个属于政策性缺电。 

  东北主要是结构性缺电。一方面,东北的经济活力不如发达地区,所以东北不存在能耗超标的问题。其次,最近几年东北去产能政策,当地的一些煤矿、燃煤电厂被关掉了,煤炭供给受到很大影响。“虽然东北又兴建了很多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但是清洁能源发电具有不确定性和周期性的特点,不能保证稳定、持续的供电。”他说。 

  如何解决“电荒”

  为解决用电短缺问题,国家发改委9月29日称将采取多项保供稳价举措,一是做好发电用煤用气保障,包括国内“全力增产增供”、 适度增加煤炭进口。 

  另一方面,按价格政策合理疏导发电成本。指导各地切实组织好电力市场交易,严格落实燃煤发电“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让更多电量进入市场交易,不得对市场价格在合理范围内的正常浮动进行不当干预,让价格合理反映电力供需和成本变化。 

  如何解决短期内,尤其是即将到来的冬季电荒问题。目前各界共识是,增加煤炭供给、上下浮动市场电价,加之对高耗能、高排放产业关停。这其中电价是各界讨论的焦点。 

  林伯强认为,国内并没有真正出现煤炭资源枯竭的情况,在目前状态下,应该允许企业适量挖煤,尽快增加国内的煤供应。同时,由于目前电厂发电处于亏损状态,电价可适度进行调整,通过控制煤价,降低发电厂成本,使其有动力去发电。 

  中国目前仍然是市场定价的煤炭和政府管控的电价长期“顶牛”,上游煤炭成本无法有效疏导至电力终端,造成市场信号扭曲。 

  鉴于此,鲁政委称,此次拉闸限电所揭示出来的,今后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是“煤价和电价应该联动。”一旦火电电价反映出正常的供需价格,通过市场机制,倒逼需求侧更多选择用新能源发电。他建议,可先易后难,先调整工业用电价。 

  韩晓平则称,本来电价控制作为市场调节的一种手段,但是上调电价很可能导致全面通胀,导致经济陷入滞涨,所以中国的电价调整幅度不大。“电价调整需要考虑整个宏观经济的情况,以及社会和普通居民的可承受能力。”他强调,电力渗入整个社会的每一个细胞,电价上涨会影响其他所有物品价格。” 

  另外,韩晓平提到,即便目前允许开采煤矿,但也面临现实的约束。一是,已经停产的煤矿,复产非常困难,特别是在冬季,存在招工难等一系列问题;另外,矿井、尤其是高瓦斯矿一旦停用,再重新启用,需要几个月的准备工作。“现在看,决策层在有意识地屯煤,宁可拉闸限电,停产限产,也要保证老百姓能够温暖渡过寒冷的冬季。”韩晓平称,现在在东北,很多电厂停下来,很大程度就是为了囤积煤炭平稳过冬。 

  在需求侧,林伯强认为,今年以来工业中高耗能、高排放的“两高”行业产能仍不断扩张,能源需求旺盛,而煤电资源却捉襟见肘。 

  “这些高耗能产业,要坚决调整,进行限量限产。”林伯强说,目前中国高耗能产业的能源电力需求占比超过全社会用电量的40%,其中仅钢铁、水泥和有色三个行业的用电需求占到全社会用电量的20%,但是这些高耗能产业的增加值并不高。这些高耗能产业的用电需求应该让渡给其他产业。 

  减排与发展如何兼顾

  在中国用电的能源结构中,火电是中国的主力电源,1-8月,全国规模以上火电厂发电量约占全社会总发量的七成。“双碳”背景下,如何降低对煤的依赖,是中国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转型的关键。 

  今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坚持全国“一盘棋”、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 

  “要避免运动式减碳。”韩晓平提醒,能源结构转型的前提,首先保证人民生活基本能源需求,在满足整个社会用电需【天辰开户】求后,再逐步由清洁能源替代煤等传统化石能源,这是一个步骤。而不是反过来走,先把煤电关了,再发展清洁能源,“这不现实。”韩晓平说,清洁能源发电具有波动性、间歇性和不确定性特点,受天气影响极大,短期内很难完全替代煤炭天然气发电。 

  他以前几年北京进行的“煤改气”为例,“这个转型周期都花了好几年,”他说,且这个转型过程中部分居民冬季取暖还受到了一定程度影响,对于其他地区而言,这个能源结构转型过程会更久。 

  如何解决能源转型问题,林伯强坦言,“我们要分为短期和中长期的目标。”因为今年是一个很特殊的年份,全社会用电需求增长很快,短期内,还是需要开采煤,以保障发电需求。 

  中长期的目标,中国必须降低对煤碳的依赖,构建以新能源为主的新型电力系统,“但转型速度要快一些。”林伯强表示。 

  同时林伯强提醒,‌‌仅仅讨论‌‌供给侧‌‌煤炭的数量,意义不大。‌‌需求侧当中,工业用电占比七成,如果不调整,‌‌类似今年缺电的情况还会再现。“‌‌因为工业与GDP是高度相关的,经济发展好,工业就走高,对煤炭的需求高,这是个循环。”因此清洁能源替代煤炭是一种趋势,同时我们后面的产业结构调整要亟需推进。‌   

  就中长期而言,地方政府如何来认识这个问题,尤其是高耗能、高排放项目往往是地方经济支柱。 

  林伯强建议,‌‌一是GDP‌‌与化石能源脱钩,即用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另外一个是GDP必须与能源电力需求脱钩,‌‌这个属于产业结构调整,降低高耗能、高排放产业占中国经济的比重。 

  韩晓平认为,电力系统改革更科学的办法是安全、效率和低碳并行。安全第一,“在确保电力安全的前提下,适当引进市场机制。”他说,这需要有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场。

点击进入专题:“双控”限电潮来袭

辽宁一小区通知因煤价上涨冬季不供暖?物业公司回应

  来源:极目新闻

  #网传辽宁一小区冬季不供暖#近日,网传辽宁葫芦岛一小区物业发布通知称,因煤价上涨太大,小区今年不供暖。此通知一出,引发业主和网友热议。9日上午,极目新闻联系该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称,目前已经和当地主管部门协商好,政府会给予一定补贴,小区今年将【天辰代理注册】正常【天辰会员平台】供暖,取暖费保持不变。

点击进入专题:“双控”限电潮来袭

“电荒”求解:避免运动式减碳 谋划煤价和电价联动

  9月下旬以来,不少地区开始限电停产,部分地区甚至拉闸限电,直接影响民生。始于部分地区特定行业的限电,为何会传导至国内其他地区,原因何在?下一步,又该如何解决目前的“电荒”问题?

  在此次讨论限电停产的原因中,能耗双控被多次提及。能耗双控本是一个执行了多年的老政策,指的是“单位GDP能耗”和“能源消费总量”两项约束性指标,旨在对地方政府在节能减排事项进行考核,在规定时间内必须完成。然而,上半年,由于疫后中国经济复苏,加之出口延续了去年以来的良好势头,部分地区并未能及时完成能耗双控任务。

  8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在能耗强度降低方面,全国有9个省(区)上半年能耗强度不降反升,为一级预警;在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方面,全国有8个省(区)为一级预警。此后,各地相继出台严格的限电限产举措,包括严格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增速,关停部分高耗能产业,加强对化工、钢铁、有色金属、非金属建材等行业进行限产。          

  缘何限电停产?

  这是否意味着,始于9月份大范围的限电停产主要因素是“能耗双控”?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澎湃新闻表示:“起初大家认为限电的原因是能耗双控,但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这个因素。” 

  在他看来,限电停产不能仅仅归因于能耗双控,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从辽宁等东北地区开始,限电范围扩大至居民用电,但是目前在中国的用电需求中,居民用电只占15%,工业用电占70%,“如果仅仅是地方政府为了完全能耗双控目标,这很难解释辽宁等东北地区为何限居民用电。”他说,其次,目前限电范围开始往全国蔓延,显然这是供需两端都出问题了。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拉闸限电的主要因素是结构性失调。在需求侧,疫后经济复苏,海外订单超预期增长,我国制造业等第二产业产能迅速扩张,国内用电量罕见地持续两位数增长,致使电力和煤炭需求居高不下;在供给侧,国内煤炭供给受到较大影响,同时海外进口也未相应更多增加,造成煤炭价格显著上涨,这抑制了火电发电的电煤供给。 

  关于缘何限电停产,林伯强认为,在供给侧,目前中国以火电发电为主,但是近年来,煤价持续走高,电厂发电成本高企。“目前情况下,电厂发电是亏本的,影响了煤电厂发电。”他说。 

  在需求侧,他介绍,1-8月,中国全社会用电量为5.5亿千万时,同比增长13.8%。中国用电总量中,工业用电达到了70%,而工业用电中高耗能产业,占比达到40%~45%。这种用能结构,加之今年出口很好,很多高耗能行业增加产能,这大大增加了用电需求。 

  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认为,因为中国很大,各地区的资源禀赋,气候条件存在较大差异,因此各地拉闸限电的因素各异。“‌‌一些地区‘能耗双控’是‌‌缺电的主要原因。”他说,‌‌尤其最近一段时间,这些地区的经济势头很好,把排放指标都用完了,‌‌必须控制能耗,这个属于政策性缺电。 

  东北主要是结构性缺电。一方面,东北的经济活力不如发达地区,所以东北不存在能耗超标的问题。其次,最近几年东北去产能政策,当地的一些煤矿、燃煤电厂被关掉了,煤炭供给受到很大影响。“虽然东北又兴建了很多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但是清洁能源发电具有不确定性和周期性的特点,不能保证稳定、持续的供电。”他说。 

  如何解决“电荒”

  为解决用电短缺问题,国家发改委9月29日称将采取多项保供稳价举措,一是做好发电用煤用气保障,包括国内“全力增产增供”、 适度增加煤炭进口。 

  另一方面,按价格政策合理疏导发电成本。指导各地切实组织好电力市场交易,严格落实燃煤发电“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让更多电量进入市场交易,不得对市场价格在合理范围内的正常浮动进行不当干预,让价格合理反映电力供需和成本变化。 

  如何解决短期内,尤其是即将到来的冬季电荒问题。目前各界共识是,增加煤炭供给、上下浮动市场电价,加之对高耗能、高排放产业关停。这其中电价是各界讨论的焦点。 

  林伯强认为,国内并没有真正出现煤炭资源枯竭的情况,在目前状态下,应该允许企业适量挖煤,尽快增加国内的煤供应。同时,由于目前电厂发电处于亏损状态,电价可适度进行调整,通过控制煤价,降低发电厂成本,使其有动力去发电。 

  中国目前仍然是市场定价的煤炭和政府管控的电价长期“顶牛”,上游煤炭成本无法有效疏导至电力终端,造成市场信号扭曲。 

  鉴于此,鲁政委称,此次拉闸限电所揭示出来的,今后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是“煤价和电价应该联动。”一旦火电电价反映出正常的供需价格,通过市场机制,倒逼需求侧更多选择用新能源发电。他建议,可先易后难,先调整工业用电价。 【天辰注册平台】

  韩晓平则称,本来电价控制作为市场调节的一种手段,但是上调电价很可能导致全面通胀,导致经济陷入滞涨,所以中国的电价调整幅度不大。“电价调整需要考虑整个宏观经济的情况,以及社会和普通居民的可承受能力。”他强调,电力渗入整个社会的每一个细胞,电价上涨会影响其他所有物品价格。” 

  另外,韩晓平提到,即便目前允许开采煤矿,但也面临现实的约束。一是,已经停产的煤矿,复产非常困难,特别是在冬季,存在招工难等一系列问题;另外,矿井、尤其是高瓦斯矿一旦停用,再重新启用,需要几个月的准备工作。“现在看,决策层在有意识地屯煤,宁可拉闸限电,停产限产,也要保证老百姓能够温暖渡过寒冷的冬季。”韩晓平称,现在在东北,很多电厂停下来,很大程度就是为了囤积煤炭平稳过冬。 

  在需求侧,林伯强认为,今年以来工业中高耗能、高排放的“两高”行业产能仍不断扩张,能源需求旺盛,而煤电资源却捉襟见肘。 

  “这些高耗能产业,要坚决调整,进行限量限产。”林伯强说,目前中国高耗能产业的能源电力需求占比超过全社会用电量的40%,其中仅钢铁、水泥和有色三个行业的用电需求占到全社会用电量的20%,但是这些高耗能产业的增加值并不高。这些高耗能产业的用电需求应该让渡给其他产业。 

  减排与发展如何兼顾

  在中国用电的能源结构中,火电是中国的主力电源,1-8月,全国规模以上火电厂发电量约占全社会总发量的七成。“双碳”背景下,如何降低对煤的依赖,是中国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转型的关键。 

  今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天辰开户网址】提出,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坚持全国“一盘棋”、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 

  “要避免运动式减碳。”韩晓平提醒,能源结构转型的前提,首先保证人民生活基本能源需求,在满足整个社会用电需求后,再逐步由清洁能源替代煤等传统化石能源,这是一个步骤。而不是反过来走,先把煤电关了,再发展清洁能源,“这不现实。”韩晓平说,清洁能源发电具有波动性、间歇性和不确定性特点,受天气影响极大,短期内很难完全替代煤炭天然气发电。 

  他以前几年北京进行的“煤改气”为例,“这个转型周期都花了好几年,”他说,且这个转型过程中部分居民冬季取暖还受到了一定程度影响,对于其他地区而言,这个能源结构转型过程会更久。 

  如何解决能源转型问题,林伯强坦言,“我们要分为短期和中长期的目标。”因为今年是一个很特殊的年份,全社会用电需求增长很快,短期内,还是需要开采煤,以保障发电需求。 

  中长期的目标,中国必须降低对煤碳的依赖,构建以新能源为主的新型电力系统,“但转型速度要快一些。”林伯强表示。 

  同时林伯强提醒,‌‌仅仅讨论‌‌供给侧‌‌煤炭的数量,意义不大。‌‌需求侧当中,工业用电占比七成,如果不调整,‌‌类似今年缺电的情况还会再现。“‌‌因为工业与GDP是高度相关的,经济发展好,工业就走高,对煤炭的需求高,这是个循环。”因此清洁能源替代煤炭是一种趋势,同时我们后面的产业结构调整要亟需推进。‌   

  就中长期而言,地方政府如何来认识这个问题,尤其是高耗能、高排放项目往往是地方经济支柱。 

  林伯强建议,‌‌一是GDP‌‌与化石能源脱钩,即用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另外一个是GDP必须与能源电力需求脱钩,‌‌这个属于产业结构调整,降低高耗能、高排放产业占中国经济的比重。 

  韩晓平认为,电力系统改革更科学的办法是安全、效率和低碳并行。安全第一,“在确保电力安全的前提下,适当引进市场机制。”他说,这需要有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场。

点击进入专题:“双控”限电潮来袭

辽宁发布10月8日电力缺口橙色预警

天辰注册_

  10月7日【天辰平台】电 据辽宁省工信厅网站7日消息,根据电力供需平衡预测,10月8日辽宁省最大电力缺口为462万千瓦,依据国家发改委《有序用电管理办法》,为严重缺电II级橙【天辰会员开户】色预警。

  辽宁省工信厅表示,决定10月8日0:00-5:00限制电力97万千瓦,5:00-8:00限制电力395万千瓦,8:00-11:00限制电力275万千瓦,11:00-15:00限制电力210万千瓦,15:00-21:00限制电力462万千瓦,21:00-22:00限制电力222万千瓦,22:00-24:00限制电力274万千瓦。(APP)

点击进入专题:“双控”限电潮来袭